免费注册


疫情凸显数字政府的建设窘境

2020-04-11 人浏览

北京日报报道,229日上午10点在天通苑第一社区的天通苑3区北门进行日常检查时发现,一位董姓年轻小伙出门时,在被要求出示证件后拿出了一张假证。当时感觉他的出入证有些暗黑,拿过来一看与普通的浅蓝色出入证颜色有所差异,而且背面的纸面发油,纸张质地不同,所以当场判断为假证。这位街道干部说。除了天通苑第一社区,天通苑地区还有部分社区出现了类似出入证造假的事件。

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一级响应面前,「社区防控」成为了疫情防控最重要的阵地。北京市几乎所有社区和商务大厦都使用了出入证,持居民凭身份证和户口本到社区办理证件是管控的核心环节。

但随着复工和促进经济压力日趋增大,很多返京的非北京户籍的人员在回租住小区时遇到了准入困难,这时候一张出入证就显得价值连城了。在正常渠道无法获取的情况下,假证开始大行其道,社区管控难度倍增,毕竟一个没有防伪标识的临时出入证是极容易仿制并极难辨认真伪的。

大家还记得,铺满整面大墙的巨型电子屏上曾经风光无量的「社区网格化系统」吗? 演示给领导参观时:点击任一社区,某个楼栋,某家单元,于是屏幕上显示出这个家庭的所有信息——居住人口、姓名、户籍、入驻时间、户主的工作单位等。

我们相信,「社区网格化系统」有准确而全面的社区画像和居民画像。如按照这个逻辑往下演绎,只需要在每个社区的出入口安装一个人脸识别系统就能准确的判断而不需要极容易作假的纸质出入证了,且还省却了群众排队办理出入证的繁琐。

但是,事实上,没有听说一个小区安装了这样的设备,或者给小区保安手机安装一个自动比对系统对小区的居民身份进行判断。当我们大谈数字政府,极力的宣传网格化治理系统所取得的成绩,殊不知,在疫情当前,非常需要这些数据大显身手的时候,却发现它们“消失无踪”,似乎从没出现过一样。

201792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的《中国健康事业的发展与人权进步》白皮书指出:

我国已建成全球最大规模的法定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网络直报系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能力全面加强,应急法制基本建立,应急机制不断优化。2014年,国家公共卫生应急核心能力达标率升至91.5%,远超全球70%的平均水平。

然而,正是这个可以直达社区卫生防疫站“网络直报系统”在这次的疫情中饱受质疑。公众对于20191226日至2020124日,网络直报系统的直报数据、工作机制、决策流程生出极大的疑惑而得不到解答,因为正是这宝贵的一个月的“错失”,让整个国家和人民付出了巨大的损失。

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在《疫情中暴露出的政府治理问题及其症结所在》 一文中说:

我们的执政理念和行政价值观,很容易受到三个因素的干扰:一是稳定压倒一切下怕出乱子;二是千万不要影响自己的政绩名声;三是考核无论如何都必须过关。

一个官员心里反复念想着这些事,比如在判断是否出现疫情时,害怕说了会乱,坏了自己的政绩,考核也会泡汤,就不可能心底无私天地宽、真正把人民的利益摆在第一位。

数字政府绝不是建好系统就可以实现,基于系统的数据采集、分析、上报、决策以及一系列过程的影响因素才是极重要的,才是数字政府更应该注重的环节。

216日晚,一张泸州市江阳区某企业复工签审表《泸州市江阳区疫情防控期间企业复工复产申请表》成为了网红 ▼

大部分人不假思索的质疑,让企业往返8个部门盖9个章,复工如万里长征。当地回应说,涉事公司的复工复产审签备案,实际由当地联合工作组通过「全程代办」的方式在不到半日内完成。

当地通过「代办」确实有效降低了企业复工复产的手续和难度。但是,业内人士要问的是,几乎每一个政务服务的互联网和移动APP上都设计了“疫情防控防疫专栏”,为何不见这些专栏里有复工复产的“网上办、掌上办、邮件办、自助办、电话办、邮寄办”呢?为何盖9个印章的企业复工复产的申请不可以“一颗印章管审批”呢?

在集聚了资源、人才、资金的智慧城市和数字政府领域,为何始终做不出“改变世界”的应用,我们应该从哪些方面进行反思和提升呢?

01—— 数字政务建设一定要秉承互联网思维
《广东数字政府建设总体规划》中把互联网的用户思维、流量思维、平台思维、跨界思维与政府既有的整体观、系统观、体系观叠加在一起,发展出政务互联网思维——以人民为中心、群众爱用、大平台、小前端、富生态、融合与应用、一体化、系统化。

将互联网思维理解为互联网企业的信息化思维是片面的,同样推导出的,数字政府的政务互联网思维也不能被局限在数字政府的信息化思维上。一种观点认为数字政府的建设的焦点就是「信息化」,因而全年的工作要点均已信息化项目为主,这已形成行业潮流。我们以互联网企业做一下参照,这些几乎均为业务模式驱动型,信息化只是实现业务创新的载体——阿里的电子商务、腾讯的游戏和社交、滴滴的出行、美团的外卖等生活场景,均为业务模式驱动,企业的组织结构、市场营销、信息化平台不断推动业务模式的升级迭代。

数字政府首先要做的是理出业务主线,构建出业务模型,然后才是信息系统实现。比如,一直建设中的信用体系,要考虑的是主体承担部门,数据归集的方式、信用的模型建立和信用的应用场景。目前为止,真正有影响的应用场景只有两个,法院的失信被执行人影响出行和高消费,中国人民银行的信用记录影响借贷。

针对企业和公民的360度的信用数据归集、信用模型以及应用场景还极不完善。同样,社区网格化系统,他的价值并不体现挂在墙上统计的几个数据,数据是为实际应用场景服务的,没有实际的应用场景,系统和数据均无价值,所以业务模型和落地场景均优先于信息化系统本身,而我们忽视的往往是前者。

02—— 数字政府要通过大平台实现一体化的大应用,拉平中国幅员辽阔东西南北的管理和数字鸿沟差距。

这么说,会有过于理想化之嫌,但是阿里的电子商务、腾讯的社交软件、支付宝和微信的移动支付是不是深度改变了中国社会的运行效率。

这个「大平台大应用」,并不一定要求所有的应用都集中在一起,也可以如国家税务总局个人所得税”APP这样的单一应用。纳税人一年只需要打开一次APP,通过申报的方式,不需要准备材料、不需要提交材料、甚至不需要留存材料,就实现了个人所得税的全年扣除。
在最近发布的
《广东省数字政府改革建设2020年工作要点》的擦亮粤系列移动应用品牌中:将粤省事定位高频民生政务服务,粤商通聚焦企业高频政务服务,粤政易接管掌上审批,粤监管全面覆盖监管人员的移动取证和移动执法。 我们相信这些粤系列的后面是一个大平台的支撑,这就是所谓的大平台、小前端和富生态的写照,所以大平台一定是大在后台的支撑上,而支撑是为了叠加成百上千个不同的应用。
「大平台」还要体现在用户量大,做一个系统,服务有限几个用户的时代过去了,一个极微小的应用,如果有效解决大多数人的痛点,也是伟大的,也对拉平全省乃至全国的差距做出了贡献。
「大平台」与「一体化」也似孪生兄弟般密不可分,一体化作为趋势已不可逆转,但是,对于基层政务人士来讲,却难掩沮丧,对接作为一体化痛点如病毒般挥之不去。几乎所有的地市和区县级平台,如果想实现一件事主题服务,或者希望在线下使用一窗受理系统而免受二次录入之苦,都无法绕过大山一般横亘面前的市场监管局的全程电子化等一些列系统的对接难题。前年如此,去年如此,今年依然如此,为了解决这一难题,非官方对接方式纷纷出台,因此,大平台要仿造百度云、阿里云、华为云给企业提供基础服务一样给基层的用户提供各种应用场景的对接。

03—— 一定要用最优的组织结构来匹配数字政府建设。
我们一直抱怨技术和业务两张皮的现象严重制约了政务服务的推进成效,如果信息化分散到各个部门,会出现信息孤岛和数据烟囱,而将信息化集中在大数据局,又容易造成政务服务业务与技术融合难的问题。于是,一种新组织形式,政务服务和大数据相结合部门出现了。

这是结构优化的第一步,接下来很重要的一环是要解决政府从采购项目到采购服务转变,这里有3个弊端:

l  项目需要立项、专家评审、财政评审、招标、建设、验收、转运维7个阶段,服务只需要立项、评审、招标、运营四个环节,周期长环节多,此为弊端一;

l  项目从立项到招标完成,一般周期跨度两年,等项目进入建设阶段,原来设计的需求或已过时需要大变,而变更项目需求、周期、经费会受到各种条件的限制,开发商与建设方往往会达成默契,通过来年继续立项以弥补当下的损失。对于开发商和建设方来说,都承担着较大的风险,此为弊端二;

l  进入最后运维环节的系统,并不一定符合实际应用场景,或者需要不断迭代优化以提升用户体验,这种优化却被运维只能占到建设经费的10-15%的文件规定约束,注定了要么企业运维成本无法平衡,要么系统成效无法显现,此为弊端三。

要实现政府从采购项目到采购服务转变,需要在政务服务数据局下面成立一个运营平台,承担政务服务从需求分析、系统建设、安全保障、数据融合、标准制定等一系列的技术支撑和保障工作。消除当下IT厂商日日应对的立项、评审、招标等诸多商务事宜,担心立项不了,评审不过,招标不上或者被冲了低价,造成即使中标,也因为建设周期短、经费过低等原因,在还没有签署合同之前已经注定了失败的命运。

一个优秀的组织结构,揣着一个改变世界的梦想,运营者一个创新的业务模式,这形成了数字政府的战略架构。

当然,数字政府还离不开法律法规的保驾护航、领导班子的智慧创新、培训、考核、推广等一系列战术推进,但是,我们深信缺少战略架构的数字政府是没有想象力的。

一窗(北京)互联网科技研究院,中国顶尖的政务服务研究智库。为政务服务改革提供平台化战略咨询及落地实施方案,让公众企业办事更轻松,营商环境更优化。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启动以来,一窗研究院立足于大厅管控的工作实际,加急开发了「大厅自助登记系统」,此系统已于218日在微信端正式上线,供全国政务大厅免费使用。截止目前全国已有30650+地注册成功并投入使用。

 

上一篇: 浪潮云|新冠疫情后的智能数字政府建设
下一篇: 浪潮云| 数字政府建设,不能倒在最后一公里

相关文章